服务中心

服务中心
<<返回上一页

酒店餐饮[可提前免费预定]

发布时间:2021-11-11 14:13:11点击:

酒店餐饮[可提前免费预定](图1)

不要以为酒店餐厅只有高品质的食材和舒适的环境,事实上,有不少著名的美食都诞生于酒店厨房里。

从适合夏季啜饮的椰林飘香和血腥玛丽,到甜食爱好者钟爱的奶油派和布朗尼......你吃过的许多味道,都是来自酒店大厨的创意。

初喝鸡尾酒的人都会遇上这款椰林飘香(Pina Colada)——浓郁的菠萝汁、香甜的椰子奶油及朗姆酒完美地融合在碎冰里,果味十足,摇曳着 浓郁的热带海岛风情。

事实上,它也真的源自海滨度假胜地——波多黎各的东北海岸、俯瞰加勒比海的Caribe Hilton酒店。

上世纪50年代,酒店调酒师Ramon Marrero将当时刚面世不久的本土甜椰子奶油品牌可可洛佩斯,与朗姆酒、菠萝汁以及碎冰搅拌调配而成,椰林飘香就此诞生。

1978年,Pina Colada被宣布为波多黎各的官方饮料,自此迅速成为酒坛贵族。

2004年,作为椰林飘香诞生50周年庆典的一部分,Caribe Hilton酒店更是收到波多黎各总督签署的公告,支持Caribe Hilton作为鸡尾酒的诞生地。

作为加勒比地区第一家国际希尔顿酒店,Caribe Hilton建于1949年,位于波多黎各首都圣胡安老城附近。在2017年经历超级飓风后重新整修,于去年夏天重新营业。

酒店每日中午有Pina Colada的品酒活动,不仅可以提供当年的经典版Pina Colada,还有用椰汁替代了奶油的健康版。

这道由苹果、芹菜、生菜和高品质的蛋黄酱做成的华尔道夫沙拉,最初出现在1893年酒店举办的圣玛丽儿童医院的慈善晚会上,来自后来担任酒店主厨的奥斯卡·切尔基的想法。

新鲜的水果和蔬菜,与蛋黄酱的香甜乳香完美融合, 这道沙拉很快就成为当时很多美国家庭的主食,并被创造出很多不同版本,比如加上蓝纹奶酪、葡萄干和切碎的核桃。

2011年,纽约华尔道夫酒店烹饪总监大卫·加西隆也对华尔道夫沙拉做出更为奢侈版的升级:在沙拉碗里加入了新鲜葡萄,同时用法式奶油、第戎芥末、松露油和香槟醋的混合料汁代替蛋黄酱。

直到2017年酒店关闭前,你都可以酒店三家餐厅中的两家,以及客房服务菜单上找到这道菜的身影。

华尔道夫酒店最早修建于1893年,是世界上第一所摩天大楼酒店。后来因为要建帝国大厦,便于1931年拆掉后搬迁到现址公园大道。再次开业的华尔道夫拥有超过1000个房间,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酒店。

这款主要由火鸡肉、培根、白乳酪酱做成的开放式三明治1926年诞生于美国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布朗酒店, 最初是用来给参加酒店通宵派对的客人充饥。

这种由碳水化合物和重奶酪的组成的热量炸弹,迅速成为一种受欢迎的宿醉食品,后来慢慢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欢迎,尤其是作为周末的Brunch的加蛋版。

在路易斯维尔,你可以在全市超过40家餐馆找到这种开放三明治的不同版本,但第一次来的旅行者总会先试试布朗酒店的正宗版本。

略带泡沫、果香馥郁、喝起来酸甜利口的新加坡司令是一款非常适合夏季的鸡尾酒。 它于1915年诞生于新加坡莱佛士酒店 Long Bar 酒吧。

据说当时女士们不便在公众场合饮酒,担任 Long Bar 酒吧酒保的严崇文便 在金汤力Gin Tonic基础上做改良:用金酒搭配樱桃利口酒,加入大量菠萝汁和柠檬汁,让烈酒隐藏在果汁里。由于这款酒配方复杂,不同调酒师做出来的味道多少会有些差异。

作为新加坡历史的象征,1887年开业的新加坡莱佛士酒店在经历了两年多的修复与更新后,在去年夏天重新对外开放。

修复后的酒店,将其标志性的英式殖民建筑遗产与现代空间设计相结合。酒店套房由原来的103间增加至115间。最贵的套房为双人总统套房,高达6万元人民币/晚。

每间套房的皮质房卡上都印着曾经下榻在这里的名人手绘头像,包括演员伊丽莎白•泰勒,作家詹姆斯•米契纳等等。

布朗尼这块看起来黑乎乎,却让欲罢不能的小蛋糕,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。

1893年,美国中部的芝加哥举行世界博览会。美国社交名媛Bertha Palmer为了方女士们在博览会上享用甜点,特别邀请旗下饭店主厨研发便携而又方便食用的甜点。

占据绝佳的地理位置是帕尔默家园希尔顿酒店的亮点之一。

位于芝加哥市中心的剧院和金融区,酒店距离千禧公园、芝加哥艺术学院仅一个街区,走6分钟就可达到由英国艺术家阿尼什·卡普尔所设计的公共艺术塑像作品云门。

来到瑞吉酒店,喝一杯血腥玛丽是传统。

1934年,调酒师Fernand Petiot在纽约瑞吉酒店King Cole酒吧,将其自创的伏特加混合番茄汁的鸡尾酒配方上,添加了更为活泼的黑胡椒、辣椒粉、柠檬等。自此,第一款血腥玛丽诞生。

与那种源自十九世纪高级沙龙的鸡尾酒相比,血腥玛丽美味强劲的口感、爽脆的绿色装饰、装在罐子里的起源,以及对营养的潦草致敬都反映出它的现代DNA。

因为像一杯加了酒及各种调味料番茄汤,它还经常被酒鬼们用来做醒酒水。

现在,血腥玛丽仍然是瑞吉酒店的特色鸡尾酒,还能在不同国家和城市的瑞吉酒店品尝到不一样的『地方限定』。

比如在中国, 深圳瑞吉酒店则以深圳独特的产盐历史为灵感,特色演绎『盐玛丽』;而香港瑞吉酒店的Canto Mary则以Bloody Mary为基础,加入具有香港本地特色的陈皮、五香粉和九龙酱园酱油。

19世纪中叶,大厨Augustine Francois Anezin从法国来到波士顿欧尼帕克豪斯酒店,准备将酒店新开的餐厅变成一个城中美食地。

他从美国流行的甜点中找到了灵感,首次将巧克力引入海绵蛋糕,在当时是轰动一时。1996年,波士顿奶油派被宣布为马萨诸塞州的州甜点,从此便被收录进甜食历史。

因为波士顿奶油派最初是在馅饼罐里烘焙,所以虽然实际上是一块海绵蛋糕,仍一直被称为『Pie』。

如今,波士顿到处都是波士顿奶油派的衍生版本。它被做成了冰淇淋、甜甜圈、纸杯蛋糕甚至蜡烛。但在欧尼帕克豪斯酒店,你可以尝到最原始的味道。